吴邪厨/SW/Arsenal/Crissi/水皮

《大城小邪》 短篇 吴邪幼时

14年吴邪生贺


黎簇发现他处于一个陌生的地方,街道上零零星星的人大多都骑着自行车,街边的房屋也并非是现代的高楼大厦,甚至还保留了一些明清时白砖黑瓦的房子,街道有点类似八十年代时的样子。黎簇不知道自己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他愣了一下,待在路中央,前方有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年轻悠悠地晃了过来。黎簇这才缓过神,他急忙避让,只是还是慢了一步没有完全避开。我不会被自行车撞残吧,黎簇一瞬间在脑中脑补了自己被自行车蹂躏的画面,然而这画面没有出现,那小年轻连同自行车从他的身体穿了过去,好像没看到他似的。

 

“天……”黎簇瞪大了眼,这不会是在拍科幻片吧。

 

他漫无目的地沿着街向前走,这条街上有卖冰糖葫芦和包子馒头的人,有两个小孩子围在小摊前旁干巴巴地望着那些食物,似乎是没有钱,在讨论着什么。他们难道要计划抢劫小吃摊?黎簇充分体现了中国好传统——看热闹。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望着那两个小孩。

 

其中一个略矮一些的小孩子穿着草绿色的唐装,黑色的短头发有些偏棕黄色,脸圆圆的,看起来很可爱。他的笑容带了点狡猾,但非常好看,那小孩对着旁边的那个高点的小毛孩说道:“老痒,我们打个赌呗。”

 

老痒?这外号真特么奇葩,不会是这小孩身上经常痒吧?

 

那个叫老痒的小孩看着他:“赌、赌……赌啥?”

 

头发有些偏棕的那小孩转了转眼,道:“我家隔壁那姐姐肯定在家,如果她在家你就得给我买个冰糖葫芦。”

 

“去,她、她这时候八、八成在女澡堂里洗、洗澡呢。”老痒结结巴巴地说着,表现出了很大自信。

 

“她肯定在家里,你赌不赌?我输了就给你买个冰糖葫芦。”

 

“赌……赌就赌!老吴你可别赖账啊!”老痒感到很不服气,“她家离、离这有点远,咱去女澡堂!”

 

那小孩的外号叫老吴,这让黎簇想到了那个爱装逼的吴老板,难道这小孩是他私生子?

 

吴姓小孩点了点头,带着老痒向前跑了几步,拐进了一条小巷,又跑了几分钟,到了一堵墙前,那墙不算特别高,大抵只有2米多一些。黎簇紧跟其后,看见他们准备攀墙,在底下垫了一块大石头,老痒在底下垫着,托着那孩子,准备让他踩在自己肩膀上。

 

“吴邪,你说咱会不会被发现啊?”老痒在围墙底下问那个小孩,他看起来还是有几分忐忑。小孩回答:“现在才问未免太晚了吧。”“好啦,你踩我上去,你机灵点啊。”老痒说道。黎簇被老痒的一番话吓了一跳,这熊孩子居然不是吴邪的私生子而是本人?是同名同姓吗?太巧了吧。他实在有些想笑,没想到吴邪小时候居然是这样的。

 

吴邪踩着他的肩膀爬到了围墙上,探头出去。老痒在下边问道:“如何?那姐姐在不?”吴邪低头:“错了!是男浴室!”黎簇已经想到了男浴室里头飞满鸟的情景,这对于小孩子来说杀伤力太大了,会不会还有人在捡肥皂呢?

 

吴邪在围墙上也来不及多考虑,就跳了下来,和老痒还撞了一下,赶忙拉着老痒朝巷口奔去。

 

他们一路飞奔了出来,老痒气喘吁吁地问道:“那……那姐姐呢?”

 

“那是男浴室,是姐姐又不是哥哥!”吴邪瞪了他一眼。老痒自觉犯傻了,只好歪头不看他。黎簇在心里笑得裤衩都裂了,这俩小孩咋这么逗呢。

 

“总之姐姐没在这,她就是在家里了,你输了。”吴邪道,他还有些喘,带着胜利和得意的笑看着老痒。

 

“……”老痒张了张嘴,好像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出口,径直掏钱买了一串糖葫芦,递给吴邪。吴邪毫不客气地接过糖葫芦吃了起来。吃到一半,他看见了老痒站在他旁边,眼巴巴地望着他,他今天出门只带了买一个糖葫芦的钱,又赌输了,只好看着吴邪吃。老痒深情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吴邪手上的糖葫芦。

 

“算了,给你吃吧。”吴邪无奈缴出了半串糖葫芦,老痒嘿嘿笑着接过。

 

“老痒,我跟你说啊,我爷爷原来可厉害了,能把狗训练着和他一块下斗。他以前有去过一个古墓,从杭州到西安,那墓凶得很……”吴邪又在与老痒讲着他从爷爷那里听到的故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吴邪小时候很喜欢听他爷爷的故事,然后说给老痒听。

 

“唔……唔”老痒嘴里吃着糖葫芦,一边含糊地答应着。时间不早了,他们边说边往家走去,身影渐渐淡出了黎簇的视线,他看着吴邪渐渐消失在他面前。

 

清晨的阳光偷偷流进了黎簇的房间,他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阳光在他身上洒下了一片温暖。

 

原来只是他的梦而已。

 

他掀开被子起身,今天是3月5日,还是新的一天。

 

END.


偷看浴室的梗来自三胖的《他们在干什么》


评论
热度(3)

© 阿果o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