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厨/SW/Arsenal/Crissi/水皮

【瓶邪】不减深情 1-6

15年吴邪生贺,之前在贴吧发过,想想还是搬过来惹。

警告:可能OOC,以及文中出现的部分ID是作者私心。

分级:清水。


1.

吴邪上完微积分课时,已经是中午12点30了。

教室外的天空上飘着一大片乌云,像灰色的幕布,将天空遮盖。吴邪有些不好的预感,这鬼天气,不会要下雨吧,说好的天气晴呢?

他站在教学楼的门口,看着地面被几滴快速降落的雨点打湿,雨滴下落得很快,最终吴邪眼前的整个世界都被挂上雨帘。

暴雨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吴邪叹了口气,他没有带伞,也找不到其他小伙伴,这下得冒雨去食堂吃饭了。他将外套往头上一套,就往雨中冲去,但没跑两步,他感觉头上似乎没有了雨点的攻击。吴邪转头一看,撑伞的人是个黑发的汉子,长得还有点小帅,一双沉静而深邃的黑色眼睛直直地看着吴邪。吴邪认出了他,这人叫张起灵,是他们建筑系的系草,学习也挺不错的。但吴邪平时不经常和他接触。

“谢了小哥。你也去食堂?”吴邪将外套从头上撤了下来。

张起灵沉默不语,实际上他们的方向确实也是去食堂的。

吴邪在路上又问了张起灵几句,但他除了简单的“嗯”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保持沉默。吴邪有点尴尬和不爽,这人简直就是个闷油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

食堂离教学楼比较近,走十几分钟也就到了。这个点食堂里人还是挺多的,吴邪向张起灵道谢后便去排队点了碗面,坐在食堂里一边吃面一边玩手机。

他刚连上学校的wifi,一堆消息马上蹦了出来,来自贴吧和微博的消息比较多,他收到了一大堆@和评论,其中不乏催更的评论。

吴邪今年大一,他在三年前闲着无聊,就起了个笔名,叫关根,在起航文学网写了篇古代小说。一开始看的人不算多,偶尔有个认真看小说并评论的读者就已经让吴邪感到比较欣慰了。后来吴邪因为学业的原因不得不停止更新,当时他的读者也不多,其中一个叫“守夜人”的在他的文章下留言道:早点回来。吴邪笑了笑,回复道:好的,谢谢支持。

高考后,他想起了这个大坑,于是利用长达三个月暑假写完了《锋芒》。他本着喜欢写作的心开始写这篇小说,大概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本来只是尝试着写写看,但后来却越来越火,出版后的销量也出乎了吴邪和编辑阿宁的意料。

这篇小说叫《锋芒》,吴邪是锋芒吧的小吧主,他目前空闲的时间还是比较多的,也经常到锋芒吧讨论。锋芒吧的大吧主有两个,一个是阿宁,一个是ID为麒麟竭的人,他在锋芒吧建立初期就来了,并且一直在用心地管理锋芒吧,可以说锋芒吧目前的辉煌有很大一部分是他努力的成果。

吴邪点开了他前几天刚发的一个帖,果不其然,二楼又是麒麟竭,他只回了一个句号。

为什么说“又”呢?

自从吴邪来到锋芒吧后,他发的每个帖的二楼几乎都是麒麟竭这个ID的回复,并且大多数时候就回复一个句号。要是麒麟竭是个多话的人也罢,偏偏他还是个寡言的人,平时除了处理吧务和偶尔参加吧里的活动外,就很少回日常的帖了,但关根这个ID发的每个帖他都会回复,并且还大多是二楼。

吴邪将二楼的楼中楼展开查看——

BuckySteve:天了噜又是2楼,麒麟大大是真爱啊。
麟根大法好:不多说,我的ID说明了一切。
王后雄老师之力:2333卧槽楼上神ID,但我怎么感觉有点《乡村爱情故事》的味道,麟根是什么鬼啊 
队长的盾:麟根大法好!

……

吴邪看着回复简直无言以对,点进麒麟竭的头像一看,这个帐号已经存在了五年,但发言却只有四百多条。大概是因为他是锋芒吧吧主的原因,麒麟竭有九千多的粉丝。关根这个ID孤零零地躺在他的关注列表中。麒麟竭的话也少得可怜,好像多说一个字就要扣他一百块似的,和今天那闷油瓶子一样,高冷得不要不要的。

吴邪在2楼留了一句“哈哈哈,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2楼被麒麟大大承包了。”,他又往后翻了翻,回答了几个问题,吴邪的一碗老坛酸菜面也吃完了,味道十分的酸爽。

他将装面的纸筒捏扁,扔进了食堂的垃圾桶。


2.


“啪。”屋檐上的雨水滴到地面上,乌云开始逐渐散开,雨停了。


吴邪没有睡意,也没打算回宿舍,他下午只有一节选修的课,时间充足,吴邪准备去图书馆查一下资料,关于他接下来准备写的一篇小说,他需要做些准备,至于宣传的事情,大部分都是交给起航文学网和他的编辑那边办的。


此时是初秋,又经过了一场秋雨,天气还是很凉快的,图书馆内没有开空调。W大在浙江是数一数二的名校,认真学习的学生也不少,图书馆这时候还是有一些同学。


吴邪在书架前挑选了自己需要的书,他有一种被注视着的感觉,但当他回过头看时,只看见了几个人在低着头看书,他看见一个穿着藏蓝色短袖的黑发男人,是张起灵。他在坐在书桌旁看着沈从文的《边城》,神色专注。


他大概是感觉到了吴邪的视线,便抬头望着吴邪。


“小哥,你也来看书啊。”吴邪愣了一下,道。


“嗯。”张起灵点了点头。


“我能坐这儿吗?”吴邪双手抱着书,视线投向张起灵所在的桌子。他见张起灵点了点头,便松了一口气,将课本和书轻轻放在了书桌上,又将外套口袋里的笔记本和黑笔拿了出来。吴邪握着笔,将右手握成拳,抵在下巴上,构思着新文的剧情走向。文名已经定好了,叫《迷失》,这是一篇未来设定的文,讲的是未来宇宙分为联盟与帝国,这两者都是由一些星球组成的整体。比起帝国,联盟整体要相对落后一些。


而小说的主角是三个人,其中两位是联盟的警官,一位叫戴利,是联盟警察总部驻α星分部的警官,另一位是卢克,来自联盟警察总部的警察,与戴利是搭档,在戴利6岁的妹妹失踪后就与他一起查案,他们本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拐卖案,但随着案情的深入,牵扯到的却是更多的问题。


吴邪第一次尝试写这种题材,它看起来有点美剧风,吴邪决定用第三人称写这篇小说,它的基调可能会有些沉重,可能不怎么讨喜,但吴邪只是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托他手中的笔给他的读者传递他的想法,也许写作确实给他带来了名利,但他不改初心。


吴邪在笔记本的最后几页写着大概的剧情,偶尔翻翻书查点资料。他戴着黑色的半框眼镜,睫毛有些长,微微翘起,眉眼清秀。因为比较瘦,他的手指骨节明显,像是一幅江南烟雨画中的人。


他低头看了看表,已经3点了,吴邪得准备去上课了。


“我得走了,小哥再见啊,我是吴邪,口天吴,邪是邪恶的邪,小哥你叫张起灵吧?以后有机会再联系。”吴邪向张起灵笑了一下,收拾好材料就走了。


吴邪担心时间会有些来不及,他一路跑到W大男生宿舍的3楼,一开门,胖子抠脚的英姿映入眼帘。


“天真无邪小同志,你上哪去了?看你满面红光的,遇到漂亮妹子了?”胖子笑道。


“你想啥呢,我像是那么好色的人吗?”吴邪一边收拾着材料,一边答道,“我下午还有课呢,先走了啊!”没等胖子回答完,吴邪已经冲出了宿舍。


3.


吴邪选的是中西关系史的专题课,他对历史向来比较感兴趣。


但当他进教室时,却发现张起灵也选了这门课。


怎么老是他?吴邪严肃地思考着。这闷油瓶子不会是看上老娘的美貌了吧。


但他也没太在意,就在张起灵的前面坐下准备听课了。


大概是爱好使然,以及讲师的讲课方式容易让人接受,吴邪兴致盎然地听完了这节课,他在教室里稍微整理了一下笔记,准备回宿舍放一下课本和笔记本,再到食堂去吃碗泡面。


他打开宿舍的门时,发现解子扬和胖子都向他投来诡异的目光。


“怎么了这是?”吴邪一头雾水,“我今天帅得让你们移不开眼?眼睛跟要粘我身上似的。”


胖子冲着吴邪的书桌努了努嘴。


一股清香的味道自吴邪的书桌传来,吴邪转头一看,这才发现他桌子上摆着青菜瘦肉粥,还在冒着热气,估计是刚做好的。吴邪走近一看,碗底还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少吃泡面。字体沉稳而有力,不知道哪个妹子的字如此霸气。


“老、老吴,你艳、艳福不浅啊。”解子扬笑着拍了拍吴邪的肩膀。


吴邪盯着这碗粥,还有点没缓过神来。


“我看天真你也很帅,咋没混个校草呢?”胖子笑道。


“咱老吴这是低调!”老痒拍了拍吴邪的背,力气大得吴邪感觉肾都要被拍了出来。


总之我的晚饭是解决了,好人一生平安。吴邪默默地开始吃粥,顺便把今天记的笔记拿出来复习了一遍。


“哎,你们知道张起灵吗?”吴邪突然想到了这几天频频遇到的闷油瓶子,便随口问道。


“张小哥啊,他就在你上面。”胖子指了指头顶的天花板。


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奇怪呢,在我上面是什么鬼。吴邪默默地吃粥。


吃饱喝足后,吴邪开始进行他的新文写作,他断开了手机的wifi连接,以免受到打扰。


“β星的天空是灰色的,街边是凶神恶煞的小混混,天还没有完全暗下去,但街上的商店大部分都关了门。夏茵身处于光线阴暗的小巷,瘾君子骨瘦如柴,眼神空洞,在巷子中摇摇晃晃地走着,嘴角流下口水。纹着纹身的大汉勾肩搭背地走过她的身边,一边谈论着某家新买的女孩,一边朝夏茵做着下流的手势。


没有戴利在身边,女孩感到无措而慌张,她想她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周围人的眼神和动作都令幼小的她感到不适。”


吴邪打了个开头,感觉有点卡文,吴邪决定上贴吧逛一圈再回来继续写。


他打开锋芒吧,一个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个求校友的帖子,楼主问锋芒吧的吧友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王后雄老师之力:@麒麟竭 很好奇麒麟大大是哪个大学的,求告知!!感谢


队长的盾 回复 王后雄老师之力: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打探麒麟大大的隐私啥的……


我被大圣帅炸了:@麒麟竭 同好奇!!


……


麒麟竭:W大。 


这条回复炸出了不少人,W大是一所国内比较有名的大学,基本上能上的都是学霸,当大家都在感慨麒麟竭拉仇恨技能满级时,一条回复突然出现了——


BuckySteve:卧槽,我突然想起来关根大大也是W大的!!你们真的不考虑面基吗!!!@关根


于是这个帖子的气氛又达到了一个高///潮。


麟根大法好:@关根 @麒麟竭 麟根大法好!!!Hail 麟根!!


王后雄老师之力:我的天哪,两个学霸,麟根大法好!


我和麒麟竭怎么这么有缘呢。吴邪想道。和麒麟竭见个面也不错,吴邪对吧内大神的三次元状态感到万分好奇,但如果麒麟竭是个外表高冷,内心少女的高大汉子,这可让朕如何是好。


吴邪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W大的灯火照亮了他的脸,他以手指触碰手机屏幕,打出了一行字。


关根 回复 麒麟竭:有空可以见个面啊


4.

吴邪刚回复了麒麟竭不久,就收到了他的私信。

麒麟竭:。

关根:麒麟大大在吗?

这话刚发出去吴邪便意识到自己又犯傻了,然而打出去的字已经收不回来了。但出乎意料的是,麒麟竭还是回复他了。

麒麟竭:我在。

关根:你是W大的吗?我是大一建筑系的,这周六有空见个面?

麒麟竭:好。

关根:那在学校附近那个红红火火烧烤店吧,就在离旁边冷饮店最近的那桌,周六晚上七点见,可以吗?

麒麟竭:可以。

关根:那成,到时候再见啊。

吴邪看着聊天记录,突然有一种他和麒麟竭在约/////炮的微妙感。

吴邪将刚才的念头甩在脑后,他点开了@提醒,里面基本上都是一些来自水帖的@,他随手翻了翻,回了几个看起来比较有意思的帖,便准备要下线了,但一个帖子引起了他的注意,吴邪无比好奇,便点进了这个帖子。

【麟根同人】《春风一顾》 (帝王麒麟竭x将军关根/古代架空/BE)

【楼主】麟根大////法好:没错又是我,我来宣传麟根大///法。

麟根就是麒麟竭x关根,觉得这对实在太萌了,不知道会不会冒犯他们(实在不行就删了吧QAQ)

另外宣传一下CP吧:麟根吧,欢迎大家来耍,2楼发文!

吴邪简单看了一下这个小姑娘写的文,感觉文笔和剧情还是不错的,只要无视其中的攻受是麒麟竭和他自己的话,吴邪可能就看下去了。然而臣妾做不到啊!吴邪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虽然他确实喜欢麒麟竭的负责任和干脆利落,但目前来看也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吴邪不好给人家小姑娘泼冷水,喜欢什么CP也是别人的自由,只要没有对他的个人生活造成恶劣影响都没问题。

这篇文的回复量也高得出奇,没到一个月已经有六千多的回复,再根据之前吴邪帖子里的回复,恐怕锋芒吧里的常驻人员都知道有这个CP存在了。吴邪本来还想再看看评论,但今晚W大的校园网网速慢得令人抓狂,吴邪也不打算再看下去了,他神使鬼差地将这篇文收藏了,接着退出了贴吧。吴邪前段时间的写的现代灵异小说《游走的灵魂》已经完结了,这是一篇短篇小说,吴邪并不打算出版,只是放在网上。

他回到了电脑前,打开word,继续写《迷失》。

接下来的几天里,吴邪还是照常上课,到食堂吃饭,也偶尔会遇见张起灵。

周六终于到了,W大的周末没有课,吴邪睡到了九点才起床,他迷茫地盯着手机上显示的星期和时间,这才反应过来晚上还得和麒麟竭见面。吴邪感到有点紧张,他要穿什么好呢,穿他不久前买的美国队长同款T恤,还是像平常一样?

吴邪坐在上铺纠结了半天,决定向解雨臣求救。

“大花,你觉得要见一网友穿什么好?”

“就像平时那样呗,不然你还要穿西装去?是去见网友,又不是相亲。”解雨臣是金融系的,他坐在吴邪的下铺,一边整理着课本,一边答道。

“行行行,你别坑我啊。”

解雨臣嘴角微微扬起,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坑你的人吗?你倒是要小心点,别到时候小菊花变向日葵,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我看你就像是会坑我的人,当然吴邪也不想变成小葵花。

最终吴邪还是穿了美队2中队长的同款T恤去见麒麟竭。

杭州的秋天还是比较凉快的,到晚上时吴邪出了校门,到了红红火火烧烤店,他离店门还有十几米时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黑发黑T恤,店里周围暖黄的灯光为他镀上了一层暖意。吴邪走近一看,这人竟是张起灵!吴邪不由睁大了眼睛,内心几乎被吓成了doge。

“小哥,你是麒麟竭吗?我是关根。”吴邪有些犹豫地问道。

见张起灵点头,吴邪便坐到了张起灵的对面。

“我没想到你就是麒麟竭,对了,吃烤鸡柳怎么样?”张起灵沉默着,吴邪估计他是愿意吃的,于是便点了烤鸡柳,顺便叫了两杯可乐。

“三年前的时候我好像就在锋芒吧看见过你了,当时人很少,之后偶尔回来看看的时候你也一直在,我挖了个大坑,结果拖了三年,真的挺抱歉的……”吴邪不好意思地笑着。

“没关系。”

烤鸡柳和可乐都上来了,两人便开始吃起了东西,沉默的气息在他们的周围弥漫,但这次吴邪并不感到尴尬。

期间吴邪又和张起灵说了几句话,虽然大部分话都是吴邪说的,张起灵偶尔会回答他,他的墨色眼中略带笑意。吴邪正对着光源,他的眼睛明亮,暖色的灯光照着他的眼睛,这使他的眼眸格外好看。

最后他们互相交换了QQ和手机号,还拍了张照,吴邪意外发现张起灵好像比他还矮一点。


因为是同路的,所以他们便一同回到了男生宿舍。


推荐BGM《寻人启事》


5.

面基回来后,差不多也八点半了,吴邪决定发个帖说说这次面基。为了保护他和张起灵的隐私,他将照片稍微打了码,就去准备发帖了。

【关根】我和麒麟大大见面了

关根:麒麟大大长得蛮帅的,有图有真相。

【图片】虽然比我矮了一点,但大概也有一米八吧,之前在学校里还有碰到过他,万万没想到……

麒麟竭:关根很帅。

关根:自占二楼,麒麟竭这次肯定抢不到,校园网这么卡。

吴邪看到麒麟竭的回复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脸好疼。有这么打男神脸的吗,说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

BuckySteve 回复 关根:好心疼关根大大啊哈哈哈哈!!![点蜡]

关根 回复 BuckySteve:……他赢了。

麟根大法好:原来真的面基了,两个高颜值学霸……我感受到了世界对我的恶意。不过我还是要说:麟根大法好!

王后雄老师之力:这都面基了,我的天哪,下一步该见家长了吧,不说了,我先做张卷子压压惊。

各类提醒还在不断地蹦出来,吴邪瞟了眼私信,看到一个熟悉的头像,是美队的胸,吴邪的好友列表里用这个头像的只有阿宁。

我胸大我先说:Super吴,该交稿了!!!

关根:不是还有两天吗?

我胸大我先说:我来提醒一下你,别忘了写文。咱这边宣传工作做得还是比较顺利的,你好好写文就成。

关根:我会按时交稿的,谢了啊

我胸大我先说:对了,麒麟竭不会真是你男朋友吧,这都面基了。

关根:当然不是!我和小哥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我胸大我先说:哦——那我吃瓜坐等你们友尽

吴邪一开始并不明白阿宁是什么意思,后来百度了一下才明白,原来友尽还可以暗示爱情的开始,吴邪觉得他仿佛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手机的消息提醒音响起,吴邪看了一下,是《迷失》的评论通知,他点进去看了一下,有人评论道:这篇文感觉和破喉咙大大的《星际夫人》好像啊。这条评论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吴邪刷新了一下客户端页面,这条评论很快便淹没在了一堆长评中。吴邪也怎么没在意。

“吴邪,今天晚上被骗了没?”解雨臣挑起半边眉毛望着吴邪。

“作为我的好哥们,你居然这么希望我被基佬骗。”吴邪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我这是真爱啊。”

“别把人想得那么邪恶嘛,我这边和他面基得挺顺利的,也没啥意外。”吴邪挥了挥手。

吴邪又写了几章《迷失》,宿舍也快要熄灯了,他关了电脑,准备睡觉。

W大的男生宿舍采光很好,吴邪沐浴在阳光中迎来了星期日的早晨。他像烙烧饼一样,翻了个身子,突然感觉头撞上了个冰凉而发硬的东西,吴邪睁眼一看,他的床边不知在什么时候竟被放了本书。

吴邪被吓了一跳,瞬间清醒了,宿舍里也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其他人都出门了。

他定睛一看,那是张嘉佳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面似乎还夹了一张纸条。

他翻开夹着纸条的那一页,有一段话被人用黑笔圈了起来: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这山间清晨一般明亮清爽的人,如奔赴古城道路上阳光一般的人,温暖而不炙热,覆盖我所有肌肤,由起点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一切问题的答案都很简单,我希望有个人如你一般的人,贯彻未来,数遍生命的公路牌。”

纸条上写着: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由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字迹很熟悉,吴邪想起上次那个送他青菜瘦肉粥的人,字体也是这样的有力、沉稳却又不失轻柔。

看来大概真有人暗恋他,还是真爱啊,这人到底是谁?吴邪想着。他轻轻地将纸条夹了回去,翻身下床。


6.
吴邪照常上课,照常写文,照常与同宿舍的几个哥们谈笑。


他没有吃饭时,便有人给他偷偷送上一碗热粥,以递纸条的方式提醒他,看到这些时吴邪心里常会涌起一股暖意。

他觉得自己几乎要习惯了这种关心。


时间飞逝,入冬了。

《迷失》也正好完结了,起航文学网那边的校对正在审查全文,印刷厂和出版商也谈好了,《迷失》正出于宣传阶段,吴邪估计在年底的时候可以发售。

但是就在这个节骨眼,有人在微博上挂吴邪的《迷失》抄袭破喉咙的言情小说《星际夫人》,还做了调色盘[1]发到了锋芒吧和关根吧。


调色盘上指出,《迷失》和《星际夫人》有四点相似之处:1.女主被拐到某个星球 2.都有联盟和帝国设定 3.结果都是女主逃脱 4.都涉及到了联盟和帝国的政////治纠纷。

调色盘一出,便有人指出这只是撞梗,在未来设定的文章中,联盟和帝国处于对立的设定非常常见,要讲抄袭未免太过牵强,并且《迷失》与《星际夫人》文章结构和中心也完全不同。也有人不同意他的观点,认为抄袭就是抄袭,并指责关根和其脑残粉太过分,仗着自己是大神就欺负新人作者。

微博和贴吧上吵得不可开交,麒麟竭删除了抄袭相关讨论帖,并且发帖置顶,声明了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请大家保持冷静,不要掐架。关根吧也同样删除了相关帖。

在书要出版前期突然来了个抄袭,说不是有意的阿宁还真不信,她相信吴邪不会抄袭。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请了水军,那条扒关根抄袭的微博转发量在短短几小时内就上千了,吴邪的微博评论下充斥着谩骂,他不得不禁止评论。

吴邪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情,他感到有些无措。吴邪不怎么看言情,因此也没有看过《星际夫人》,更谈不上抄袭,如果要他靠抄袭来写一篇文章,那还不如不写。他简直不想面对微博评论里的那一句句“抄袭狗”“不会写就不要写”“抄袭的书竟然还出版了[呵呵]”“抄袭一生黑,对关根粉转黑了”

……

吴邪的眼睛有点酸涩,不知是不是长时间盯着电脑的原因。他长叹一声,关掉了电脑和手机,以双手撑着头,仿佛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一般的弯下了腰。他自那个夏天以来,认真写文,斟酌过每一个文字,他不为名利,自认对得起自己,也对得起笔下的文字,但却换来了这些。

言语是无形的利剑,它刺///进你的身体,拔出时虽然不带一滴血,但那疼痛是真实而剧烈的。

“天真?”胖子在吴邪的面前挥了挥手,他叫了好几声,才听到了吴邪的回应,胖子见他神情有些失落,便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老痒一起走出了宿舍。

吴邪走到了窗户旁,想看看风景静一静。

“吴邪。”一道清冷的声音自吴邪身后传来,声音的主人轻轻关上了门。

“小哥,你怎么来了?”吴邪有点惊讶地回头。

“你最近别管那些人。”张起灵似乎是从哪里跑了过来,头上出了一点汗,“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我没抄,而且我可以解决的……”吴邪仍朝着窗外,他张了张嘴,本想再说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我相信你。”

张起灵从吴邪的背后抱住了他,吴邪穿得比较薄,冷风又不断地往室内灌着,这让吴邪的身体有些微凉,他感受到了张起灵身上传来的热度和他有力的心跳。

他的心中放佛被注入了一股奇妙的能量。

冬日的冷风将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翻到了一页,有一段话被黑笔圈了一下——

“要让这个世界的一切苦难和艰涩,从此再也没有办法伤害到他。”


TBC.

[1]调色盘:调色盘是指将抄袭文与原文进行对比的表格,是解释一篇文章是否抄袭的有用利器。因与现实中的调色盘在某种意义上相似而得名。(从百度百科上扒下来的)

看到有一句话,个人觉得用来形容这章的瓶邪很贴切——我会在你觉得这世界尖锐刻薄的时候抱紧你。


TBC.

评论
热度(7)

© 阿果o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