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厨/SW/Arsenal/Crissi/水皮

【瓶邪】不减深情 7-番外2

7.


不知过了多久,张起灵松开了吴邪,吴邪转过身与他对视。


“我要走了。”张起灵凝视着吴邪,“我会交给你一个东西,必要时交给张海客,他会相信你。记住我的话。”


吴邪觉得今天的张起灵话特别多,就像一个被撬开了瓶盖的闷油瓶。


吴邪点了点头,他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事绝不是巧合,刚好在《迷失》要出版前期来了这么一手,说不是要坑他他还真不信,对方应该早有准备,现在他为自己澄清只会越洗越黑。


张起灵又随手拿了纸和笔,在上面涂涂画画了一番,交给了吴邪,随后便出了门。


吴邪拿着那张纸一看,上面画了一只踏火麒麟,线条潦草,但也能勉强认出所画的是什么,旁边写着:张起灵。


吴邪将抽屉拉开,把纸放了进去,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将之前那个暗恋者的纸条连着这张画着麒麟的纸拿了出来,纸上的“张起灵”与之前纸条上的字字迹十分相似。人的字迹是可以模仿的,也可能会与其他人的字相似,但仍然能从字的细节上看出写字的是否是同一个人。


吴邪的脑中不由浮现出了一个念头:小哥喜欢我?


他又联想到了刚才的熊抱,张起灵身上的热度和他的眼睛,突然感觉之前发生的事情都串联到了一起。三年的等待,每次发帖时被占的二楼,下雨时的伞,热腾腾的粥和那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吴邪感觉信息量有点大,他想静静,别问他静静是谁。


吴邪平静了一下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他打开QQ,阿宁给他发了消息。


我胸大我先说:不用担心,这件事已经交给起航文学网处理,明天就出结果了,他们官博会@你和那个破喉咙。


我胸大我先说:这事儿刚好出在你要出书的前期,而且明显是撞梗,也能黑成抄袭,真当我们都和她一样傻?


关根:我知道了,坐等结果吧。


我胸大我先说:等等!!!这个怎么回事


【链接】


吴邪一看,是条长微博,po主是:是海的过客轻叹。


这条长微博放出了破喉咙和她的编辑在QQ上的对话。大抵讲了破喉咙的《星际夫人》也快要出书了,以往的书销量平平,正苦恼时,无意中看到一个读者留言说《星际夫人》有点像关根的《迷失》。于是为了卖书,她便雇水军整了这么一出。


证据确凿,事实摆在面前,吴邪也感到非常恼怒。


他刷新了一下页面,已经有许多人转了这条微博谴责破喉咙。


看到有人骂她我就放心了。吴邪正要关掉页面,但却想起了张起灵来找他时说过的话,“我会交给你一个东西,必要时交给张海客,他会相信你。记住我的话。”


“是海的过客轻叹”不就是海客吗?


吴邪犹豫了一下,私信了“是海的过客轻叹”,顺便将那张潦草的麒麟图拍了照发过去。


关根:皇上,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张雨荷吗?


【图片】


是海的过客轻叹:朕记得。


是海的过客轻叹:啥事啊,有事快说,无事退朝。


关根:那啥,你刚发的那个是真的吧?


是海的过客轻叹:废话,我看起来像是会撒谎的人吗?


我看像。吴邪几乎要笑出了声。


关根:行行行,我信你,总之谢谢你啦,大恩无以为报,改天请你吃饭。


是海的过客轻叹:不错,你小子还算有良心。


是海的过客轻叹:顺便奉劝你一句:往前一步是幸福,后退一步是孤独~


吴邪给他发了个笑哭的表情,他准备去上课了。


上完课后吴邪回到宿舍,他刚连上校园网,就收到了@提醒,吴邪点进去后直接无视了转发里骂他的,并查看了起航文学网@他的那条微博。


起航文学网:关于这次《迷失》与《星际夫人》的纠纷。


【图片】


起航文学网专门搞了条长微博,说明了工作人员经过讨论得出,关根的《迷失》并不存在抄袭破喉咙的《星际夫人》这一行为,只是有部分情节的相似,并且很多情节在大部分同样背景下的小说中都有出现。两篇小说的结构和中心也完全不同,希望大家保持冷静。


这条微博又引起了一系列的争论,有人质疑起航文学网官方为何不对破喉咙陷害关根。但是有人再去搜索破喉咙的专栏时,却发现她的专栏直接被锁了。


吴邪直接转发了官博,并且取消了禁止评论的设置。


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天朝人民最不缺的就是娱乐消息,没过几天,这事也被忘得差不多了。



8.


这次破喉咙的事情后,吴邪对张起灵很感激,但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他一直拿张起灵当兄弟,哪里知道张起灵是想和他搞对象。吴邪觉得自己简直没办法直视张起灵了,平常在学校里也避免了和张起灵见面。


但张起灵的纸条还是没有断,吴邪很奇怪为为什么张起灵对他的生活情况了如指掌,难不成吴邪的天花板上被开了个洞,张起灵就楼上偷窥?吴邪情不自禁地抬头向天花板上望去,显然上面并没有洞。


吴邪暗地里观察,发现有时候纸条竟然是胖子放的。


原来连胖子都被这闷油瓶子收买了,只有我一个人还被蒙在鼓里?吴邪有点不爽,也有些惊讶。胖子这人看着是个糙汉,其实心思非常细腻,之前自己心情失落时,胖子也注意到了,并且从走出了宿舍让吴邪静静,胖子看人也很准,他能看上的人估计人品也不会差。


因为破喉咙捣乱,《迷失》的销售时间延迟到了寒假。


但《迷失》的销量并没有受到影响,大概是因为之前张海客的那条微博导致不少路人对吴邪转粉,《迷失》的销量甚至比《锋芒》还要好,吴邪也在杭州西湖区举办了签售会。


来的人很多,大部分排了很久才来到他的面前,他的书迷脸上挂着汗水,但眼中仍然闪动着喜悦的光芒,直直的看着吴邪。吴邪一个个签了过去,对来到他桌前的人报以微笑。


当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将一本《迷失》轻轻放到吴邪面前时,他抬头一看,是张起灵,他将纸条放在书的封面上,纸条上是让吴邪写的话:“带你回家。”


吴邪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熟悉。


张起灵直视着吴邪,眼中蕴含的情绪非常浓厚而复杂,有深情、想念、渴望,甚至还有点……委屈?


什么鬼!


吴邪莫名有点心虚,低下头刷刷地签上了字,将书递给了张起灵。


张起灵接过书,一边慢慢地走开,一边盯着吴邪看。


吴邪被张起灵盯得耳根都有些发热了,而且这还是在冬天,非常引人瞩目。


签售会结束后,吴邪和阿宁聊了一下这次的情况。


“阿宁,这次挺顺利,后续工作就交给你了,我准备收拾一下回家过年。”吴邪道。


“行,你放心回家吧,一路平安啊。”


“谢谢了。”吴邪笑着向阿宁道谢,正要转身离去。


“等等!”


“?”吴邪转头疑惑地看着阿宁,阿宁几乎能想象得到吴邪的头上冒出的大问号。


“往前一步是幸福,后退一步是孤独~”阿宁朝着吴邪眨了眨眼,这是某相亲节目的主题歌歌词。


吴邪点了点头,感觉张起灵喜欢他的这件事仿佛已经被全世界知道了。


他走了几分钟,到了一条小巷中,这条小巷比较窄,光线也不怎么好,冬天时天很早就暗了下来,吴邪走着走着,突然被人拽住,吴邪挣扎了几下,感觉到力量远不如这个人,他被摁到了小巷的墙上,被禁锢在一个比他稍矮25px的男人的双手之间。吴邪抬腿正要踹这人的胯下,但却感觉这个人身上传来的气息令他感到非常熟悉,他还没反应过来时,这人出声了。


“吴邪,是我。”声音低沉。


“小哥?”吴邪一看,对上了那双墨色的眼睛。


你丫搞毛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对我这个良家妇男干什么。


张起灵松开了吴邪。


“我很喜欢你。”张起灵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


“我喜欢你很久了。”张起灵盯着吴邪。


“……”


吴邪觉得自己脑子死机了,他想说点什么,但脑子里一片空白。阿宁之前唱的“往前一步是幸福”在脑子里循环。


闷油瓶的瓶盖被撬开了几分钟,又被盖了回去,于是他们俩都沉默着。只听到呼呼的风声,寒风划过他们的脸。吴邪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重新启动完毕了。他有点犹豫,因为张起灵确实是个好兄弟,也许也会是个好男友,他在吴邪处于困境时,也不遗余力地支持吴邪。之前的种种片段在吴邪的脑中浮现。


我好像确实有点喜欢闷油瓶?吴邪想着。


“我觉得吧,我们可以先处个对象试试?如果实在不行……”


张起灵点了点头:“我不勉强你。”


“呃……那行,咱走吧。”吴邪觉得这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他得习惯一段时间。


张起灵闻言拉住了吴邪微凉的手,朝巷子外走去。


小巷外是繁华的街市,不知何处传来歌声——


“我今生何求惟你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 

多年不减你深情 

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 

你送我的风景”


“过年和我一起回家吧?”吴邪望着张起灵。街市的灯火照亮他的面容,使他的脸看上去格外温和。


张起灵的眼中浮现出了笑意。


“好。”



正文完结。




番外1 《First最初》


张起灵通常独来独往。


他出身于一个张姓的大家族,原本是个大家族,却逐渐人丁稀少。他的父母是军人,在他小时候因一场事故而双亡,张起灵一直是由张家培养长大,后来高中时因为成绩优异,考到了杭州的一所省重点高中上学。


他的学习不错,人也长得比较帅,又因为身上带着些清冷的感觉,挺招女孩子喜欢。但张起灵本身并没有谈恋爱的心思,也无意融入集体,所以他的朋友的个数屈指可数。


张起灵有一次无意中点进了一个文学网,发现了《锋芒》。


与当时在学生中流行的男主开挂升级流不同,《锋芒》文笔清淡,讲的是在江湖表面平静,背后却藏着鲜血与罪恶,各大派系之间斗争不断。主人公之一的顾锋从少年起便心怀人民,苦心练剑,待到加冠时,他到外面闯荡,走过许多国家,目睹着百姓的生活,他遇到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半盲少年安久,便带上他一路流浪。文章中对政治斗争略写,更多的描写了百姓在政治家所发动的非正义性战争影响下生活的贫苦,以及顾锋与安久的见闻和成长。


高一的暑假,张起灵被这篇文吸引,便注册了一个帐号,一直关注着这个作者。


这篇文并不符合当时的潮流,因此看的人并不多,但作者还是坚持着更新,每一条留言都会看过去,并一一回复。


守夜人:写得很好,加油。


关根 回复 守夜人:谢谢,我会的XD


张起灵特意注册了微博帐号,只关注了关根,将他发的所有微博都看了一遍,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只是处于消遣,或许有其他的原因。


关根是个温和的人,脾气很好,但也有自己的底线。


张起灵观察了一阵子,得出了这个结论。


有一次关根在微博上传了自己穿着校服的照片,并吐槽今年订的夏季校服十分酷帅狂霸拽,裤子是短裤,只到大腿,他的皮肤比较白,身材偏瘦,但也有肌肉,手臂看上去很结实,照片的背景是学校的操场。张起灵看了一会儿,发现这是杭州A中的校服。


张起灵在G中上学,A中和G中都是杭州当地的重点高中,两所高中的篮球队经常一起比赛。


高一一年过得很快,高二悄然来到。


一个周末时,刚好两队也要比赛,在G中操场上。张起灵便从宿舍里溜了出来,看别人打球。


他看见一个身高约一米七五的男生。大概是因为秋天时有些微凉,男生穿着天蓝色的外套,里面套了件球衣,等张起灵到了操场时,那个男生已经开始脱外套了。他的身形很像关根。


张起灵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就是关根。


张起灵看着关根灵活地运球、奔跑,他的眼睛明亮,眼中仿佛盛着万千星辰。


张起灵凝视着吴邪,移不开眼。他拿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在相册中加密保存。


但在高二上学期时,关根因为学业原因,宣布暂时停止写作。


张起灵感到一股难言的失落。


他给吴邪留言道:早点回来。


关根 回复 守夜人:好的,谢谢支持。


张起灵在原地等了吴邪近三年,他忍不住翻着之前的更新和关根的微博,每次闲下来的时候,便翻看关根的照片,照片上的人笑容温暖又耀眼。


在高三的暑假,关根终于继续写作,便在三个月里写完,重修了一遍出版了。


就像是干涸了许久的土地上,突然降下恩赐的雨水,润泽了大地。


张起灵参加了关根的第一次签售会。


他终于真正的与他思念的人面对面。他看见关根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挽起,眉眼清秀,嘴角带着笑意,他看着关根给他签上了纸条上的字:“带我回家。”


字迹有力,带着独属于关根的风骨。


回家后,张起灵将出书版的《锋芒》又看了一遍,他翻到了《锋芒》后记中的这一段:


“顾锋心怀天下、少年意气、锋芒毕露,一心要拯救苍生,真正走进人间,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微薄,世界就像星空,而他只是其中一颗小星星。他为前行的方向感到迷惘,因事实不如计划令人舒心而烦躁,最终他看开了,帮助着半盲的安久练习射箭,尽自己所能,帮助着那些需要帮忙的平民。


安久一心好射箭,但他的视力日渐变弱,在小说的一半时,已经是完全看不见了,从此他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而顾锋是一盏明灯,他以剑划开黑暗,以自身照亮了安久的世界。最终安久与顾锋在一处村庄定居,互相扶持着直到老去。


他们都是迷茫的星星,却依旧努力照亮黑夜。


我本想写一个短篇,却因这深厚的兄弟情谊而管不住自己手中的笔。写着写着,他们好像都在我眼前,向我笑着寒暄、挥手告别,与我们一同存在于世界的某个角落。”


如果说顾锋是安久的灯盏,或许吴邪也是张起灵的灯盏。


张起灵离开了杭州G中,背上行囊前往杭州的W大。


当时他没有想到,他前往的也是一个有吴邪的未来。


张起灵在开学的第一天时,隔着人群,他一眼望到了吴邪,他依旧穿着那件蓝色的外套,笑得傻乎乎的,眼睛明亮,睫毛长而翘起。


一如初见。



番外1《First最初》完。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我们都是迷茫的星星,却依旧努力照亮黑夜)”这句歌词出自Adam Levine的《lost stars》。




番外2《七世有幸》(实在想不出标题,借用下七世大大的笔名)


吴邪这几天收到了许多的祝福消息。


我胸大我先说(阿宁):你居然真的被攻略了,祝你们白头到老,举案齐眉。


壕无人性(大花):北京人民发来贺电,捂好你的小菊花。


……


吴邪进入锋芒吧一看,麒麟竭发了他和吴邪的帖,而且帖数已经达到了几千。锋芒吧和关根吧的官博都在微博宣传了这件事,吴邪觉得他找了个男朋友的事情仿佛已经被全世界知道了。


【我们】我和关根在一起了。


1楼 麒麟竭 


【图片】



2楼 关根:。


麟根大法好:居然!!!!麒麟大大真的不是被盗号??话说楼上这个画风一看就感觉像是麒麟竭2333


王后雄老师之力:官方发糖系列,这会儿是喜糖了


队长的盾:祝福你们白头偕老。


BuckySteve:!!!!虽然为麒麟竭和关根老师感到很高兴,但是为什么我的男神都和男神在一起了,这可让我如何是好……


IronMan气场8米8:如果这都不算爱!!!!


首页上的麟根同人也一夜间如春笋一般冒出,甚至还有内容非常不和谐的,吴邪看着都老脸发热。


他正看着手机,手臂间突然伸过了一双手,抱着吴邪的胸。


这闷油瓶子怎么这么喜欢搞背后袭击。


他觉得耳根有点烫,正转头要开口,张起灵却伸头亲吻他。那是个甜蜜的吻,结束后吴邪还有点气喘。


“睡吧。”张起灵准备拉灯。


吴邪点了点头。


此生有幸遇见你。


他们将会走过很长的路,共渡岁月长河。


全文完。


评论
热度(5)

© 阿果oz | Powered by LOFTER